首页 > 手机小说
【姐妹花·韶华书单】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(文末有福利)

来源:本站    2020-05-17 04:06:57

  萧山区妇联联合区委宣传部开设“姐妹花时光书单” 栏目□□□,通过女干部的引领作用,让阅读成为时尚,引导妇女群众在工作之余不忘阅读,借助音频等媒体手段,向听众推荐好书、分享读书心得□□,丰富精神文化生活,提升获得感、幸福感。

  1942年出生的他,立志于读书。然而□□,经历过高考失利、文革波折之后,因为学生时代的写作特长,在40岁那年终于成为了专职作家□□,虽写了一些中短篇小说,但并没有令人满意的大作。此时,年仅30岁的路遥连续发表了一系列震撼人心的作品,如《惊心动魄的一幕》《人生》《在困难的日子里》《平凡的世界》等等,获得了包括茅盾文学奖等在内的许多重要奖项。陈忠实再也坐不住了。

  1988年清明节前后,陈忠实把妻子和长辈安置在城里,只身来到乡下的祖屋□□,开始动笔写《白鹿原》。连陈忠实自己都没想到,这一去就是四年――原来他想两年就差不多了。1992年□□□□,《白鹿原》上三代人的生死悲欢也终于走向了最后的归宿。他又加上了几行字:小娥从炕根下颤悠悠羞怯怯直起身来,转过身去□□,抬起右腿搭上炕边儿,左腿刚刚跷起,背部就整个面对鹿三。鹿三从后腰抽出梭镖钢刀,捋掉裹缠的烂布,对准小娥后心刺去……

  这也是《白鹿原》电影版最终的结局。作为书中出现篇幅不长,但极具反抗精神和小农思想矛盾的女性□□,小娥在前半本书中极大影响了小说走向。然而□□,她能完全代表《白鹿原》嘛?并不是。电影受限于时长□□□□,只着重讲了几个主要角色,而电视剧虽然用了77集,一口气把故事讲全了□□□,但依然偏重于描写男女之情。

  我曾觉得,《白鹿原》是没有主题的。《围城》以书名为主题□□□,写的是进来的人想出去,出去的人想进来。如此□□□□,《白鹿原》写的大概就是“白不离鹿□□,鹿不离白”的白鹿原发生的故事。但是□□,陈老以巴尔扎克的名言“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”为序□□□□,就说明他想以《白鹿原》为载体,记录我们本民族的秘史。至于是什么?传言2004年,金庸与陈老见面,握手后悄悄说:“您的白鹿原我看了两遍,您的胆子很大,为地主阶级翻案,放在五十年代,您会被杀头的。”陈老说:“查先生,您看懂了,他们(茅盾文学奖评委)没看懂。”

  在小说的世界里,众生皆苦,虽为小人物,但共同谱写了《白鹿原》这宏伟的篇章。只怕陈老在高考失利的那晚□□,也不会想到多年后,自己将会成为当代陕西文学史的三驾马车之一。就如在历史的长河中□□□,我们虽渺小,却也是着墨者。青春无悔,岁月长留。多年之后□□□,谁知道呢?

  本次活动截止至下周三(5月13日)下午14:00。留言点赞数第一的小可爱 and 2名精彩留言将获得10-30元话费奖励!


梦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07021206号 有任何疑问,请联系我!